大學生社團從撿廢瓶子起步 為多所學校建夢想書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  “請問有不要的廢瓶子嗎  ?”在山西師范大學  ,常常能看到一群在學生宿舍收廢品的年輕人  ,他們同屬於一個大學生社團——“236愛心社”  。

  這個社團從撿廢瓶子起步  ,靠獻愛心立足  ,至今已在周邊多個鄉村學校、特殊學校支教  ,並在這些學校搭建7座“夢想書屋”  。他們不僅在山西大學生范圍內有很高知名度  ,甚至在上海開起瞭“愛心分店” 。236 ,一個以數字起名的社團 ,看似漫不經心  ,卻栽出瞭一片成蔭的愛心之樹  。

  1個樸素的想法 ,8個簡單的女孩  ,播下愛心的種子

  10年前  ,“236”隻是山西師范大學一個宿舍的代號  ,它的存在隻對住在其中的8個女孩有意義  。彼時  ,對女孩子而言  ,沒事就“晃悠”去撿廢瓶是一件很“丟人”的事情  ,但郭學玲就能豁得出去 。2006年入學的她  ,發現學校裡廢瓶子挺多 ,占地方不說  ,還污染環境 。“扔瞭挺可惜  ,攢起來換成錢  ,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不是更好嗎  ?”郭學玲說 。

  她的想法很快得到宿舍其他7個姐妹的支持  。幾次“臥談會”後  ,姐妹們的思想就達成一致  。為此 ,她們去學校裡的信用社專門開瞭個賬戶 ,取名為“236愛心基金”  。

  撿瓶子  ,說起來容易  ,但要真正“實操”起來  ,除瞭克服心理難關  ,還有很多現實的細節問題 。比如  ,“哪裡廢瓶最多  ?書包怎麼騰空才能裝下更多瓶子  ?拉到哪裡賣最劃算  ?”8個女孩心裡的小算盤打得啪啪響  ,“剛開始 ,一個放風 ,一個迅速去撿  ,天黑的時候‘最好下手’  。”郭學玲笑著說  。

  3年時間 ,她們用賣廢瓶的500多塊錢  ,給汶川災區捐過款 ,也給貧困地區兒童買過書包  。她們知道 ,這點錢對於太多有需求的地方而言微不足道  ,但她們更懂得  ,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 ,“愛心比錢大”  。

  “其實我們當初也沒有太多想法 ,隻是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一點好事  。”郭學玲說  。然而  ,正是這種不遺餘力的堅持  ,才讓這個愛心小團體湧現出生長的驚喜和感動  。“236”愛心小團體的種子被8個姑娘無心播下 ,很快迎來瞭它的脫胎換骨 。

  2009年 ,在山西師范大學物信學院團委的支持下  ,“236愛心社”從8個人的“小團體”  ,發展成為一個面向全校的社團組織 。2011年開始  ,“236”陸續開展瞭豐富的愛心活動  ,一躍成為最活躍的校內社團  。2013年  ,“236愛心社”在新生中一次吸納210名成員  ,成為全校規模最大的社團  。隨後 ,他們又在上海成立“分部”  ,“236”逐漸成長為山西高校社團中的“明星”  。

  10年之後的今天  ,“236”成瞭一個愛心公約數  ,成瞭更大一群人的歸屬 。

  “掃樓”、支教、夢想書屋 ,愛心在不斷擴散

  在山西師范大學  ,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次“掃樓”活動  。和10多年前的“前輩們”一樣  ,“236”的社員們會輕輕地敲敲門  ,進宿舍問有沒有廢瓶可以收  。和10年前不一樣的是  ,因為人數增加 ,他們的成果也成倍擴大  ,“一次能賣兩三百塊錢”  。

  “這是我們積少成多、艱苦樸素的社團傳統  ,絕對不能丟  。”從前輩手中接過這份沉甸甸的責任 ,“236愛心社”現任社長張淑彤的工作思路越發清晰  。“不瞭解‘236’的人 ,以為這隻是一個靠‘彎腰換錢’的公益組織  ,但其實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 。”張淑彤說  。

  對於這些經常來學校“串門”的“236”成員  ,山西臨汾紅絲帶學校校長郭小平的心裡一直心懷感動 。郭小平自己就是“感動中國”年度人物  ,他在山西省臨汾市創立的這所紅絲帶學校  ,讓很多艾滋病兒童找到瞭溫暖的傢 。

  “236”的社員們  ,顯然也把這裡當成瞭傢  。一到學校 ,社員們就按照分工有條不紊地忙碌起來  。有的和小朋友在樓上做起瞭遊戲  ,有的帶著孩子去閱覽室……一旁的辦公室裡  ,郭小平看著這些忙碌的大學生  ,感慨地說:“對於患有艾滋病的孩子們來說  ,他們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人來陪他們玩耍  。‘236’的同學們  ,年紀也不大  ,但卻有異乎常人的愛心和擔當 。”

  對於2016級的社員侯雅敏而言  ,與紅絲帶學校的孩子們玩耍、交流  ,像是在她生命中打進瞭一束光:“那次和他們做完遊戲  ,我們準備走的時候 ,一個小朋友過來怯怯地拉著我的手  ,一直跟在我後面  ,他說:‘老師  ,我怕你走瞭之後就不回來看我瞭  。’我看著他的眼睛 ,那種不舍和膽怯 ,讓我在那一瞬間下定決心  ,一定要把這個愛心活動全程參與下來 ,盡我所能、伴他們成長  。”

  “每周固定來這裡  ,成瞭‘236’和紅絲帶學校的一個約定 。”“236愛心社”第六任社長尚玘說  ,“除此之外  ,我們還會去周邊農村地區的學校支教  ,發揮師范生特長  ,給他們送去我們的溫暖和力量  。”

  他們的支教活動  ,有個很好聽的名字  ,叫“燭光行動”——燭光雖弱 ,卻能點亮愛的夜空 。

  每周五下午  ,在離山西師范大學一個多鐘頭車程的席坊村小學  ,愛心社的成員們會準時搭乘公交  ,輾轉來到這裡 ,給孩子們上課  。他們坐公交的路費 ,全部來自於平時收廢瓶的“愛心基金” 。

  席坊村小學教學樓的二樓拐角處  ,有一處不顯眼的屋子 ,上面寫著“夢想書屋”  。書架上  ,擺著《三字經》《中華歷史人物》等少兒讀物  ,孩子們在業餘時間會被這群大哥哥、大姐姐們領著 ,來這裡一塊看書、學習  。像這樣的夢想書屋  ,“236愛心社”已經捐贈瞭7處  ,書籍除瞭來自於愛心基金  ,大部分是社員們平時在學校收集來的舊書  。

  下午兩點半 ,兩個來自體育系的“236”社員  ,領著三年級的學生在操場上打起瞭太極  。陽光有點刺眼 ,但小學生們睜大瞭眼睛  ,生怕錯過瞭關鍵“要領”;一旁二樓的四年級教室裡  ,歡快的歌聲飄出瞭窗外 ,孩子們鼓起瞭腮幫子  ,唱得正起勁 。

  這是一首流行歌曲《剛好遇見你》  。“要知道  ,平時由於師資力量不足  ,席坊村小學的孩子們最期盼的音樂、美術、體育課  ,往往就成瞭自習課  。”尚玘說 ,“對於孩子們和支教的社員而言  ,同樣是因為愛  ,彼此才能相遇在這裡  。”

  鐵打的“236愛心社”  ,但沒有流水的“236愛心人”

  獻愛心的形式在不斷豐富  ,“236”的名頭也越來越響  。山西師范大學還為此專門幫助社團成立瞭“236黨支部”  。在不久前的山西省高校思想政治推進會上 ,“236愛心社”作為唯一參加的社團  ,贏得一片點贊  。

  鐵打的“236愛心社” ,但沒有流水的“236愛心人”  。在他們看來  ,對於經歷過“236”生活的人來說  ,愛心已轉化為深深的行為烙印  ,即便是畢業走出 ,也會把“236”的愛心帶到四方  。

  尚玘最近正在準備考研復試  。“考研的事情定瞭以後 ,我還打算再報名參加一個山區支教的志願活動  。”尚玘說 ,“大部分人都覺得志願活動又不給錢  ,幹嗎這麼拼  。但這反而比一些有償雇傭更吸引我 。不考慮那麼多  ,盡力去奉獻  ,這就是‘236’帶給我不一樣的地方 。”

  “236”不一樣的地方 ,更在於傳承  。傳承不僅體現在時間的傳遞  ,還有空間的擴散  。第五任社長苗靜說  ,他們有一個微信群  ,名字叫“236愛心寶寶之傢”  ,她們經常在裡面聊天  。慢慢地  ,大傢發現在上海已經工作、讀研的“236人”越來越多 ,於是“236愛心社上海分部”應運而生  。

  如今  ,一些公益活動 ,總能引起祖國南北“236”成員的遙相呼應  。去年5月13日  ,大型公益徒步籌款活動“一個雞蛋的暴走”在上海舉行  ,主題是為“臨汾市天使兒童”募捐 。“236上海分部”的成員郭學玲、秦子君、苗靜、汪毅、張春雨 ,還有從山西師范大學趕過去的張瑩超等十餘人  ,歷經12個小時  ,完成瞭50公裡的愛心“暴走征途” 。

  “不管在哪裡 ,不論南北、無問東西  ,我會永遠記得他們帶給我的感動  ,我永遠都是‘236愛心社’的一員  。”第四任社長秦子君篤定地說 。

原標題:愛心傳遞 青春無悔(青春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