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大再現別人的寢室 四人“學霸男團”集體保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
  浙江在線杭州2月11日訊(浙江在線通訊員 李紫月 陳金露 記者 王湛)劉偉琦:建築工程學院建築1402班學生  ,喜歡遊泳、滑雪  ,熱衷志願服務 ,保研浙大建築系  。

  費禹涵:建築工程學院城鄉規劃1401班學生  ,喜歡健身、美術  ,保研浙大公共管理學院  。

  吳炎陽:建築工程學院建築1401班學生  ,公認的學霸  ,喜歡書畫  ,鐘情設計 ,保研同濟大學建築系  。

  韓澤旭:建築工程學院城鄉規劃1401班學生 ,熱愛讀書  ,喜歡橋牌和油畫  ,將要攻讀浙大“工學+X”交叉博士  。

  在浙大  ,有這樣一個寢室  ,四人集體保研:三人浙大  ,一人同濟大學  。

  這四位小哥在學校還都是男神級別的人物 ,興趣愛好廣泛  ,書畫、健身、滑雪、橋牌……而且 ,他們的寢室佈置得精致溫馨  ,寢室綜合評分始終全樓第一  。

  他們就是浙大紫金港校區白沙一舍406室的劉偉琦、費禹涵、吳炎陽、韓澤旭  。

  對此 ,有網友留言說:羨慕這樣的宿舍生活 ,學習氛圍真的很重要 。也有網友說:論好舍友的重要性 ,能挑一個小哥哥帶回傢嗎  ?

  受寢室氛圍影響

  落後者開啟逆襲之路

  常有“雞湯文”這樣說:“和優秀的人在一起 ,自己也會變得優秀 。”劉偉琦的經歷讓這句話不再停留於紙面  。

  如今保研浙大建築系的他 ,有一段從專業後百分之二十逆襲圓夢的經歷 ,但逆襲之路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容易  。對劉偉琦來說  ,起點低就意味著要在過程中加倍努力 。因入學時的迷茫與規劃不足 ,他錯過瞭美術課程學習  ,為此假期便自學不怠 。他也經歷過對設計一無所知 ,自我否定  ,到面對難題不斷嘗試並積極應對的轉變  。

  說到促使他轉變的原因  ,他表示  ,除瞭自身的不放棄  ,還要歸功於身邊優秀的室友和同學們的影響  。曾經“慢學習  ,慢成長  ,低參與度  ,低投入”的他  ,看到其他同學對自己的作業要求精益求精後  ,也提高瞭對自己的要求  。他說 ,自己能夠不斷成長  ,離不開朋友們的影響與幫助  。

  同樣的話  ,也適合於放在韓澤旭身上 。剛入大學時對未來的迷茫 ,學習的無計劃性和被動性導致他大一學年的成績並不理想  ,然而這一切都在大二時變得不一樣 。更加適應大學生活的他 ,憑借內心那股追求卓越與不服輸的勁  ,對學習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做出瞭調整  。大三之後 ,寢室濃厚的學習氛圍也同樣激勵著他不斷超越  。

  寢室成員之間互相影響 ,四個小夥子都積極參加志願活動  。如今 ,四人都是五星級志願者 。社區、敬老院、工療站、工地和小候鳥學校以及西湖景區  ,都留下瞭他們志願服務的身影  。

  受熱愛健身的費禹涵的影響  ,寢室還形成瞭“全寢健身”的氛圍  。

  書法、閱讀、滑雪

  每個人都有興趣愛好

  在采訪中  ,我們瞭解到  ,四人的個性截然不同 ,建立在個性基礎之上的愛好也是多種多樣  。

  成績保持專業第一  ,拿下四次學業一等獎學金、一次國傢獎學金的吳炎陽是大傢公認的“學霸”  ,他的性格也符合這一設定:安靜內斂  ,刻苦上進  。高中時  ,他便想要學習設計 ,在書畫上也頗下瞭一番功夫  ,但謙虛的他總認為自己的作品“太顯匠氣 ,缺少靈氣” 。

  寢室長費禹涵是四個人中最開朗健談的  ,這一性格在工作上給瞭他極大的助力  。建工青志中心主任、建工團委掛職副書記、浙大啟真人才學院的一員  ,再到如今擔任“2+2”思政輔導員  ,各種各樣的學生工作是他大學生活的重要標簽  。談及學生工作給他帶來瞭什麼  ,他覺得幾年的工作做下來 ,無論是語言文字表達能力還是組織溝通能力  ,都有瞭不小的進步  ,綜合素質也有瞭一定提升  。

  與費禹涵不同 ,熱衷於閱讀的韓澤旭更加斯文  ,他關心時政  ,每年會讀超過上百本的書  。他覺得 ,一個普通的讀者  ,就如同一名演員  ,不斷經歷著別人的故事  ,卻影響著自己的人生  。而那種閱讀後的沉淀 ,體現在氣質裡  ,在談吐上  ,更在胸襟的無涯  。在這個小夥的身上  ,你可以同時感受到沉靜和張力  。除瞭讀書  ,他還喜歡油畫和橋牌  ,前者給人以藝術的熏陶 ,而後者則培養瞭思維與邏輯能力  。

  劉偉琦性格上則具有“兩面性”  ,患有“陌生人電話恐懼癥”的他  ,在面對熟人時  ,也能成為一個滔滔不絕的“話癆” 。愛好方面  ,到哪都帶著遊泳裝備的他酷愛遊泳  ,對滑雪也有濃厚的興趣  ,每年寒假都會一次次進山滑雪  ,享受極限運動獨有的魅力  。

  從不排值日表

  寢室臟瞭自覺打掃

  其實  ,406寢室四個小夥伴相識的故事 ,很偶然  。

  費禹涵告訴記者:“我們這個寢室是大三的時候組建的  ,當時學院要求隻能找本專業  ,但是聽學長說有建築專業和規劃專業混住的先例  ,和學院協商之後  ,我們406室就誕生瞭 。”

  雖然彼此個性迥然 ,但一起生活的日子卻很少有摩擦  。對此  ,他們四人表示  ,包容必不可少 。

  以作息習慣來說  ,最初  ,四個人在睡眠時間上有一定差別  。習慣早睡的韓澤旭常常因室友長亮的燈光而無法入眠 。其他室友深感歉意的同時都將自己的睡眠時間一點點調前  ,上床的時候也輕手輕腳 ,還特意裝上瞭床簾 。劉偉琦開玩笑道:“建築系裡我們寢室的入睡時間也算是數一數二早的瞭  。”

  他們的寢室  ,一直是紫金港校區的模范寢室  ,綜合評分始終保持全樓第一  。

  四個大男生  ,怎麼能始終保持寢室整潔衛生呢  ?

  寢室中最吸引眼球的地板革  ,是大傢一起挑選圖案之後鋪的;淋浴房的防滑墊是自行設計安裝的 。成員們床邊的墻貼 ,起初是為瞭蓋住以往的印記  ,但在發現墻貼的神奇裝飾功效之後  ,他們就一發不可收拾 。埃菲爾鐵塔、卡通貓咪、獅子……床頭軟萌的貼紙反映瞭他們的溫柔內心  。

  搞衛生也是如此 。在406室  ,擦地取代瞭拖地  ,個人自覺取代瞭固定值日  。

  “我們會一起做清潔  ,而且不是每周固定時間打掃  ,而是看到灰塵、污垢就會自覺動手 。”費禹涵說  。長此以往  ,這個寢室幾乎成瞭宿管阿姨的“免檢寢室” 。

  “每次阿姨站在寢室門口  ,遠遠地看一眼 ,就說‘你們裡面這麼幹凈啊  ,我就不進去瞭’  。”在每年的文明寢室公示板上  ,大傢都可以看到406這個數字  。

  寢室太溫馨  ,以至於大傢都不太想離開  ,“我們一般都不喜歡去教室自習  ,在寢室學習感覺最舒服  。”